黄朴民:战功韬略都不顶尖的关公,为啥就成了“武圣人”

  • 时间:
  • 浏览:0

   中国是另一个盛产各类“圣人”的国度,常言道:“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套过来讲,便是“三百六十五行,行行有圣人”。在中国历史上,只是我过“文圣”、“书圣”、“画圣”、“诗圣”、“医圣”、“草圣”、“药圣”……非常自然,与之相应,有的是过“武圣”。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另一个历史上普普通通的战将高高发生着“武圣人”的宝座,受人顶礼膜拜、馨香祝祷,他只是我三国时期蜀汉大将关羽。

   历代统治者对关羽屡次加封褒扬的结果,小说戏曲对关羽浓彩重墨粉饰的效应,使得其亡灵“侯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大”,步步青云,庙祀无限,位齐孔圣,名播天下,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受崇拜的神圣偶像之一。在广大民间,关公的声誉甚至有骎乎文圣人孔老夫子的势头。别的姑且不说,光是关帝庙就遍布于域内城乡僻壤,在数量上远远超过祀奉孔子的“文庙”。而其所享受的墓葬规格,也与封建帝王的待遇相埒,建有气象森严的“关林”,与文圣孔子的陵墓“孔林”并驾齐驱,交相映辉!

   这个什么的大问题的发生,的确有让我感到诧异纳闷的地方。只是论资历,关公自然不及那位“后世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太公为本谋”的“兵家鼻祖”姜太公;讲军事理论建树,关公远远比不上享有“百世谈兵之祖”美誉、撰著有不朽军事名著《孙子兵法》一书的孙武子;比将德,关公在那位“冻死不拆屋,饿死不卤掠”,矢志“精忠报国”的岳武穆身旁显然大为逊色;言战功,关公也根本不如“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的韩信、白起等人。总之一句话,历史上关羽的武功这么多一阵一阵显赫,理论上也无任何建树。只是我偏偏只是我他不不时会 加冕那顶眩目摇神的“武圣人”桂冠(指自宋代只是),这究竟是历史的误会,抑或系我们我们我们 的昏聩?遂酿成这个啼笑皆非的局面!

   要猜破这个谜底,还都要从分析当时的历史文化背景入手。这么透过中国古代儒学文化的浓重氛围,才不不时会 说清楚关公崇拜什么的大问题的来龙去脉。

   众所周知,自宋代起,封建中央集权统治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思想文化上的专制也日趋严密。这主要表现为二程、朱熹等道学家们喋喋不休地鼓吹“存天理,灭人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等教条,使得儒学文化进一步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禁锢箝制着我们我们我们 的思维和行为。明清两代,在这方面更是“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于蓝”,只是居上,与时俱进。这个文化的发展演变趋势,也势必要在军事领域中得到顽强的表现。因此 ,对“武圣人”的遴选与钦定,自然这么以战功大小、韬略高下为主要标准,而合乎逻辑地要以封建道德的优劣作为基本评价尺度了。军事上的建树嘴笨 依然是选用“武圣”身分的另一个因素,但却完整版发生十分部分与从属的地位。换句话说,当时盛行的儒家道德至上思潮,决定了“武圣人”不过是“文圣人”在军事领域中的化身,是儒家文化传统的特殊“传人”。

   从这个淬硬层 观察关公的身旁际遇,就时会 明白他登上“武圣人”的宝座决非是偶然的。只是,他的所作所为,在最大限度上合乎儒家所提倡的封建纲常伦理的基本规范。

   首先,就对儒学的基本态度而言,关公他倾心孔学,尊崇儒教,据史书记载,他平生最爱读《春秋左氏传》:“羽好《左氏传》,讽诵略皆上口”(《三国志》本传松之注引《江表传》)。于戎马倥偬之际,捧读儒家典籍(至于能读懂几分,则又另当别论),俨然一派身披戎袍的“儒将”气象。

   其次,就“忠心事上”这个点讲,关羽他“匡扶汉室”,以保卫刘姓江山,维护汉室尊严为此人 的天职。在他的心目之中,“君君,臣臣”畛域分明,“尊尊,卑卑”界限森然。“冰炭不同炉,汉贼不两立”。对于董卓、曹操之流的欺上罔君行为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而对于君权的象征――汉献帝和刘玄德,则是克职尽忠,尊事无贰。即使是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亦在所不辞。保献帝,忠刘备,成为其一生的奋斗中心,人生的意义。只是我在迫不得已投降曹操的情形下,也要预设前提,所谓“降汉不降曹”,给此人 的行为找台阶,打圆场。真正实践了儒家所汲汲提倡的“富贵这么淫,贫贱这么移,威武这么屈”的道德准则,实可谓义气干云,千载只是,犹荡气回肠,不胜凛然。

   最后,就“勇”这个标准而论,关公也算得上是勇冠三军,光彩照人。这既表现为在战场上他出生入死,骁勇善战,温酒斩华雄,杀颜良,诛文丑,千里走单骑,闯五关,斩六将,水淹七军,擒庞德,降于禁,叱咤风云,所向披靡,号称“万人敌”(《三国志·蜀书·关张马黄赵传》),为蜀汉王朝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更表现为他爱惜羽毛,贞守名节,败走麦城,沦为战俘后,能做到视死如归,慷慨捐躯,杀生成仁。真正体现了儒家“志士仁人,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的“大勇”精神!

   总而言之,在关公的身上,充满了儒家所推崇的各种美德。借用文天祥、赵孟頫等人评价岳飞一句话说,只是我“忠义与日月争光”;“忠孝素根于心”。只是我千载难逢的“《春秋》义薄云”式的“儒将”,自然为“孔圣人”在兵林中的化身,是所谓“武圣人”的最佳人选了。绝非光懂得厮杀,我想知道道德操行缘何物的韩信,白起之流所能比肩;有的是的是仅仅会玩韬略诡道手段的孙武诸人所能颃颉的。\r

   毫无什么的大问题,关公成为“武圣人”,也是整个社会一致心理认同的逻辑结果,是所谓“大传统”有意积极引导和所谓“小传统”无意识顺从响应的自然产物。在上层封建统治者的眼里,关羽乃是忠孝节义的楷模,其突出的封建道德情操,实利于收揽人心,推行教化,稳定统治秩序,巩固一姓江山,因此 就多方加以利用,拼命予以褒扬。清代乾隆皇帝诏改关羽谥号的做法,就充分体现了这方面的信息。当年乾隆下令编纂《四库全书》,其间曾多次下谕,嘱令馆臣按照“圣旨”办事。其蕴含一道谕旨只是我写道:“关帝在当时力扶炎汉,志节凛然。乃史书所谥这么多嘉名(按《三国志》本传记载关羽的谥号为“壮缪”)……今当钞录《四库全书》,不可相沿陋习,所有《志》内关帝之谥,应改为忠义。”为了褒扬关羽,不仅追加封号“灵佑忠义神武大帝”,因此 还果然篡改史书,而其立足点却扎扎实实落在了“忠义”两字之上。“世界上这么突然的爱,也这么突然的恨”,封建专制统治者尊崇关公的真实用心于此也就昭然若揭了。

   至于普通下层民众,也从关公身上看完了叱咤风云、横扫千军的神武和大义凛然、以身殉志的风范,因而充分肯定,敬若神明。至于“桃园三结义”故事所体现的对友谊忠贞不渝,为“大义”不惜献身的崇高情操,更与下层民众对相互理解、相濡以沫、荣辱与共的强烈心理渴求相契切、相吻合。只是“义气”是我们我们我们 在黑暗社会里顽强地生存下来的主要依托和动力,在法制无法保护我们我们我们 权益和联 命的情形下,唯独“义”使人看完渺茫的希望,不至于完整版丧失生下来,活下去的信心。只是我个别具有叛逆思想倾向的文人、学者,我们我们我们 对于关羽,也是备为推崇、不胜仰慕的。相似那位“不以孔子是非为是非”的明代激进思想家李贽(卓吾),就曾只是我表白过此人 对关公的敬慕态度:“古称三杰,吾不曰萧何、张良、韩信,而曰刘备、张飞、关羽。古称三友,吾不曰直、谅与多闻,而曰桃园三结义。呜呼!唯义不朽,故天地同久……某也四方行游,敢曰以公(指关羽)为逑。唯其义之,是以仪之;唯其尚之,是以像之”(《焚书》卷四)。

   儒家文化说到底,是一种生活以统治阶级利益为本位,一块儿兼顾各阶层的需求,发挥阶级调和功能的文化机制。它难能可贵比法家等学说来得高明,受人欢迎,就在于它的不少内涵在只是我情形下能以貌似公允的姿态突然出显,从第三者的淬硬层 来缓解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冲突,从而保持社会生活秩序的相对稳定性。即从双方的利益关系上找到最大的公约数。这个点在关公崇拜什么的大问题中得到了充分的表现。显而易见,社会不同阶层的我们我们我们 ,出于各种不同的动机(概略地说,统治者看完的是关公的“忠”,而民众所珍视的是关公的“义”),在接受关公作为精神支柱的什么的大问题上取得了一种生活意义上的共识,达成了相当守护进程上的一致,于是就从根本上决定了关公在中国文化史上发生的特殊地位。这也正是关公难能可贵千百年来坐稳“武圣人”这把交椅的根本缘由。换言之,关公由人到神的文化嬗变什么的大问题,系由时代所造就,也是历史所选用。当然,在这个过程之中,《三国演义》及有关三国戏所起的潜移默化、感化挹注的作用和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

   随着封建制度的寿终正寝,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儒学便不再发生历史舞台的主角,由儒学文化精神塑造而就,依附儒学纲常名教而发生的“武圣人”关公,只是我可除理要丧失过去的特殊地位。于是笼罩在他头顶上的神圣光环渐渐黯淡了,完成了由神到人的复归。然而这这么多原因分析关公完整版被抛弃了市场,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关公仍是崇拜的对象。这个点,我们我们我们 假若到南方城市的只是我商铺中观察一番便时会 得到肯定的答案。在那里,关公已被只是我商家供奉为财神,我们我们我们 乞求关公随时显灵保佑此人 生意兴隆,阖府平安。这也表明,儒家文化的传统在我们我们我们 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是何等的根深蒂固,对其进行改造和扬弃,依然是我们我们我们 在走向现代化过程中所都要严肃对待的课题。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525.html 文章来源:一枚石头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