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与银行互撕:转账、支付收费大揭秘 到底谁吃谁?

  • 时间:
  • 浏览:12

  文/王晓

  原标题:微信与银行互撕:发红包、转账、支付收费大揭秘,到底谁吃谁?

  “本次调整仅涉及民生银行卡。”

  微信零钱一则针对民生银行的服务费提价公告,引发市场争议。腾讯财付通方面称,“因民生银行快捷支付手续费收费较高,基于成本压力,自2018年12月18日起,向民生银行卡提现或转账到民生银行卡将在0.1%服务费基础上增加0.05%的附加费。”

  民生银行好快反击签署称:自与财付通企业协作快捷支付业务以来,未向该机构及其客户收取任何提现原应着转账手续费。微信对民生卡客户收费规则的调整是“财付通单方商业行为,与我行无关”。

  双方各执一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民生银行提供的快捷支付服务向微信方面收费,但提现和转账时并非收取费用。而微信方面进行了内部内部结构的成本调节,将快捷支付领域增加的成本转移到提现和转账过程中。

  双方均是基于合理的商业逻辑做出的收费调整。但双方此次互怼却揭开了支付行业的窘境:第三方支付机构为获取用户提供的免费支付服务,在行业监管趋严、收入来源减少、支出成本增加的当下,用户还能吃多久的免费蛋糕?

  银行与微信支付的收费清单

  对于针对民生银行卡上调提现和转账费率事宜,微信支付方面回复媒体称,对于微信支付绑定民生银行卡的用户,每使用一次快捷支付消费,民生银行都不 向微信支付收取手续费,且手续费相对这俩银行较高。原应着成本压力,将提升从微信零钱提现或转账到民生银行卡的服务费。为了节约提现成本,用户可选取绑定这俩银行卡并提现。

  民生银行此前在声明中表示,按照监管要求,民生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企业协作的快捷支付业务,今年已接入网联“断直连”,无论企业协作方收费规则如保变化,该行从未做过价格调整,因此早前的定价符合行业标准。

  支付行业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微信支付体系内的资金均来自银行系统,用户绑卡充值、发红包、消费都不 有手续费产生,微信支付先进行垫付。用户通过微信绑定的银行卡在商户处消费时,银行向微信收取没法0.2%的手续费,微信向商户收取0.6%左右的收单服务费。在更为普遍的发红包场景中,用户A向用户B发红包时,通过绑卡扣款银行会向微信收取没法0.2%的手续费,微信暂时垫付这笔手续费,后续用户B若提现会被收取0.1%的手续费,若很久用于消费,微信可不还要从商户处获得0.6%左右的服务费;若用户B不动用账户的钱,则无需给微信带来收入,微信并非垫付这笔手续费。微信支付的收入主要来自商户端手续费、用户提现手续费,还有备付金利息收入,主要支出为向银行支付的快捷支付手续费。不过,备付金利息收入将变快消失,人民银行要求,到2019年1月14日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集中缴存比例要达到100%。业界此前估算,大型支付机构损失的备付金利息收入将高达百亿元。商业银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快捷支付是支付机构基于交易场景发起的对银行账户的扣款,属于银行为支付机构提供的服务,银行对快捷支付普遍收费。行业费率普遍在0.1%-0.2%左右,但各行之间都不 不同。微信提现原应着转账是客户发起对我每个人资金的使用,银行免收手续费。

  “互联网金融的繁荣,快捷支付是基础。银行提供的快捷支付不仅仅是通道,更重要的是代替支付机构完成柜面认证。这是最耗成本、高技术门槛的工作。”上述银行人士指出。

  支付机构营收承压

  民生银行二天报显示,其我每个人电子银行客户数达4283.715万户,在股份行中位居第二。支付行业与银行业人士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民生银行绑卡用户规模未知,但微信支付原应着0.05%的手续费不惜公开矛盾,正暴露了微信支付等支付机构的营收困境,它们开始英语 英文对成本、收入变得更加敏感了。

  用户增加、交易增加给微信带来的除了收入,更有魔鬼司令上涨的成本。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2016年3月两会期间曾介绍,微信转账带给微信的成本压力大,平均另一个 月高达另一个亿,因此这俩成本在魔鬼司令增加,无法承受。

  腾讯控股2018年二天报显示,6月末支付业务活跃账户已逾8亿,日均成交量同比上升逾40%,线下商业支付笔数保持快速增长,同比增长2100%,商业支付笔数占总交易笔数的比例首次过半。三季报显示,主要受支付相关服务及云服务贡献增加推动,这俩业务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长69%至202.99亿元,在腾讯整体营收中占比进一步扩大至25%。第三季度这俩收入成本156.78亿元,支付相关服务成本占比较高。

  有大型支付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很不愿意向用户收费,大多数支付机构用户对价格都比较敏感,也不当当我们 歌词 都 主要通过内部内部结构的营收调节去补贴用户。”

  在微信支付签署向用户提现收费后,2016年9月,支付宝也签署对我每个人用户超出免费额度的提现收取0.1%的服务费,原应着也是综合经营成本上升较快。

  为了留住并提升用户活跃度,支付机构对用户的补贴费用动辄上十亿元。财报显示,蚂蚁金服在2018年三季度亏损3.52亿美元,其还签署,支付宝国内年度活跃用户超过7亿,70%用户使用3项以上支付宝服务。

  业内人士指出,相较于蚂蚁金服还有借呗、花呗等信贷产品可不还要带来收入,弥补用户快捷支付的成本,微信缺少要能弥补这俩成本的信贷产品(微粒贷属于微众银行),在每年减少近百亿备付金收入后,对于成本的敏感性较支付宝更高。

  在“断直连”后,支付机构与清算组织、发卡行之间的费率和利润分配比例尚未明确。但多位支付业及银行业受访人士认为,尤其对大型支付机构来说,成本费率原应着较此前有所提高。过去数年间支付机构为获取用户提供免费服务蛋糕,在经营压力面前,逐步向用户收费或是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