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春岭:奥巴马外交“孤立主义”难获成功

  • 时间:
  • 浏览:0
摘要:“奥巴马主义”是美国战略从“干预主义”向“孤立主义”的又一次回摆,但这次的调整“可以了小战术,没办法 大战略”,没办法 取得成功。

美国对伊拉克局势坐视不管显示了孤立主义抬头。

  过去两周,伊拉克局势风云突变。面对势如破竹的反政府武装,奥巴马明确表示,除非美国核心利益受到威胁,美国“不想再将美军派回伊拉克作战”。原来大举出兵伊拉克的美国,此番为什么在隔岸观火?

  美国外交的战略文化老会 受本身思想支配,本身是“孤立主义”,本身是“干预主义”。美国的孤立主义传统既源于“东西有两洋、南北无强邻”的特殊地理位置,也源于华盛顿在《告别演说》中的训诫--美国要远离欧洲国家间的是非矛盾,不介入他国的军事冲突。它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护了美国的独立,使其得以远离战火、专注发展。美国的干预主义传统则源于新教徒开疆拓土、寻求资本扩张的现实追求,以珍珠港事件为标志,美国的干预主义又多了本身特殊动力,即不想 主动出击、把安全威胁拒之于本土之外。

  二战后,美国成为国际体系的主要设计者和西方世界的实际领导者,尝到“干预主义”甜头后,美国一发而不可收拾,积极参与到“美苏争霸”中,几乎所有热点和冲突都少不了美国的身影。而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也让美国付出沉重代价,反思“干涉主义”的声音在增大。“尼克松主义”是美国战略由“干预主义”向“孤立主义”的一次回摆。这次调整是成功的,因为分析“尼克松主义”有一套系统的大战略做支撑。在基辛格等战略设计师的规划之下,美国缓和与苏联的关系、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怎么让,在战略收缩的大背景下,美国的外交主动权不降反升。

  冷战后,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沉浸在对“历史终结”的自鸣得意和海湾战争的辉煌胜利中,美国开始英文英语 居高临下、不可一世,对外政策也变得咄咄逼人、霸气十足,由此埋下了“9·11”悲剧的祸根。借有助反恐,小布什总统把“干涉主义”发挥到极致,先是出兵阿富汗,后绕过联合国单方面发动伊拉克战争,把萨达姆政权以莫须有的罪名推翻,两场战争不仅使美国外交形象一落千丈,也造成美国财力的巨大消耗,成为1008年经济危机的滥觞。

  奥巴马打着开始英文英语 两场战争的口号上台,致力于调整美国外交战略,实施战略收缩,减少直接军事干预,意图发挥盟友的力量巩固个人的领导地位。对外能源依赖降低、国内反战情绪高涨、不满他国“搭安全便车”、寻求新的地区均势这四大因素删改都是 推动美国战略调整的因素。在打击利比亚、干涉叙利亚、斡旋乌克兰、除理当前伊拉克危机等难题上,美国犹豫不决、退居幕后的种种做法即是你這個收缩战略的具体表现。不久前,奥巴马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可被视为其对外战略理念的删改阐释。“奥巴马主义”是美国战略从“干预主义”向“孤立主义”的又一次回摆,但这次的调整“可以了小战术,没办法 大战略”,没办法 取得成功。

  首先,美国是否是西方国家关系一团糟。奥巴马政府上任以来,在东海、南海难题上频频煽风点火,挑唆俄内外亲西方势力不断制造事端,一系列外交“小动作”因为分析中美、俄美关系一起受损,而中俄企业企业合作协议却一路高歌猛进,国际政治格局加速演变。

  其次,“亚太再平衡”战略“跑偏”。该战略本应借助亚太经济发展红利,为美经济复苏提供助力,然而在执行过程中,美重军事而轻经济,针对中国色彩浓厚,结果,该战略不仅被盟友利用,假借“中国威胁”满足自身私利,造成亚太地区局势更加混乱,还增大了中美直接对抗的风险。

  最后,急功近利因为分析进退两难。伊拉克当前的乱局本怎么让一场错误的战争因为分析,然而美国却不愿“为个人的错误买单”,“只管军事打击、不管战后重建;只想一走了之,哪管恶浪滔天”。美国匆忙撤军不仅让伊拉克重新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有因为分析酿成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的灾难,删改都是让国际社会质疑这位所谓“全球领导者”的道德、责任感与价值理念。

  (董春岭,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怎么让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邱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