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国强:异邦的想象与想象的异邦

  • 时间:
  • 浏览:0

  有人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中迷失了方向,人困马乏,水和食物所剩无几。有人都为或多或少人的命运忧心忡忡,但又我回会知道如保很多再 摆脱困境到达绿洲。

  沉默许久,其中一位挺身而出,语气坚决地说道:“有人应该向东走!”

  他一段话立刻燃起了一片希望。有人都将目光转向这位先知。

  “啊!那我你知道路。为哪几个不早说呢?”有人一边带着惊喜埋怨道,一边收拾行囊准备上路。

  “确实……,我也我回会知道路。”先知的回答略带游移。收拾行囊的手停止了动作,所有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先知身上。

  “那你为哪几个说应该向东走呢?”有人奇怪地问到。

  “《圣经》上是没法说的。……让我 这总很多再错吧。”先知举起面前的《圣经》。

  “没法……有人到底须要到达绿洲呢?”有人怯生生地小声问。

  “须要。我希望有人有足够的水、食物、时间和体力,就一定很多再 到达绿洲!”这次,先知的回答不再游移,回会充满信心。

  然而,他的听众们显然何必 都像他那样充满信心。

  ……

  以上情景,是我拜读陈维纲先生《文化·边缘正义·马克思主义的公共霸权理论》一文(《读书》1504年第10和11期连载)时产生的奇怪联想。那位先知回会陈维纲先生。

  或者《文化·边缘正义·马克思主义的公共霸权理论》一文篇幅很长,加之写作时激情充沛,旁征博引,运用了或多或少非常时髦的概念术语和非常西化的表述句式,具有典型的“新左”思维土土办法和叙述风格,窃意以为一般人在初读该文时,恐怕不太容易厘清主干与分支的关系,把握其核心内容和主题思想(或许是我多虑)。或者,在对其做出批评日后,让我 首先采用或多或少比较通俗的语汇和比较简洁的句式,对该文的内容和观点做有二个 简要的梳理和诠释。

  依我的浅见,陈文的主旨是要对所谓“自由主义现代性”或曰现代西方社会的“公共性”提出批评和质疑,并试图为有人设计有二个 超越现有的“国家”政治制度的全新政治建构理想方案(用文中所引葛兰西一段话说,是建立三种“公民霸权”或“无国家的国家”,用有人耳熟能详一段话说,回会“真正实现劳动人民当家作主”)。不过该文的论述体系和论证逻辑十分曲折复杂化。

  陈维纲先生首先列举了或多或少“边缘世界民族”(意谓“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目前遭遇到的种种问題图片——如“区域冲突,种族纷争,腐败猖獗,贫富悬殊,法纪尽失”等,或者土土办法西方学者阿明的相关论述,将哪几个问題图片所以看作是“边缘世界”各国致力于“西方化”或“资本主义化”或“自由主义化”的必然结果。接着,他试图说明为哪几个“资产阶级现代性的基本观念与制度(或多或少人主义、宪政、人权、自由市场、法治)在西方中心国家造就了生机勃勃的先进资本主义,但同样的观念和制度在边缘世界所产生的结果却恰恰相反;它所带来的回会极度的政治腐败与长期的经济停滞”?——也回会阿明所谓“边缘资本主义悖论”或“边缘自由主义畸形”的成因。这里,他主要土土办法韦伯和亨廷顿等人的观点,将所谓“西方中心国家/边缘世界民族”的二元反差和矛盾冲突归结为各国“文化—宗教”的差异。这个观点愿因 西方国家的现代化道路是由一系列“偶发因素”和“偶发系统程序”促成的,何必 具有普遍的意义。或者,“边缘世界民族”应该突然出現“西方化”或“资本主义化”或“自由主义化”的陷阱,寻求第一根适合本国历史与国情的独特的现代化道路。为了加强其观点的说服力,陈维纲先生在该文中还给出了或多或少反证。他指出有或多或少“边缘世界”国家——如所谓“高效能东亚国家”和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用所谓“边缘文化民族主义”或“发展型国家模式”作为“西方化”或“自由主义化”的替代,结果不但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或者成功地出理 了区域冲突、种族纷争、腐败猖獗、贫富悬殊、法纪尽失等问題图片。这个事实说明“在由西方中心国家控制与支配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非自由主义化或非西方化是边缘民族得以摆脱边缘自由主义畸形而获得发展的惟一‘逻辑前提’。”

  然而陈维纲先生的论述何必 到此为止。他进而指出以三种发展的眼光看,上述各国用“边缘文化民族主义”或“发展型国家模式”作为替代“西方化”或“自由主义化”的政治出理 方案所处着“致命缺陷”。或者土土办法马克思等人的观点,“任何通过霸权实践来构建三种非自发形式的民族认同和公共意志的尝试全版回会可出理 地会愿因 领导者与被领导者之别,精英与大众之别,从而愿因 ‘波拿巴式—恺撒式的’民族主义。那我,使革命成为或者的努力到头来将变成‘发展自由社会的最大障碍。”用更通俗易懂一段话来说,即哪几个发展中国家抵制“西方化”或“自由主义化”的种种努力确实取得了或多或少成效,或者其所构建的政治制度——“民族主义国家”——依然属于传统的“国家”政治的范畴,依然所处着“统治者”与“被治者”的阶级分野。这与“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和“世界大同”的理想相差甚远。

  没法,如保很多再 构建出有二个 崭新的理想世界(按照陈文的叙述风格,有人似乎须要将他的政治理想概括为“后国家时代政治”或“后国家主义构想”)呢?实际上直到这里,陈维纲先生才真正进入他的主题。他想表达的具有颠覆意义的看法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观点和“阶级斗争”学说,以“国家”形式突然出現的政治必然是某一阶级专政的政治。所谓“西方中心国家”回会例外。西方国家统治者们所标榜的“民主性”或“社会性”回会三种主观的“想象”,或者说是资产阶级为了维护其统治而制发明人人的有二个 政治神话。陈维纲先生认为这个“想象”或“神话”全是回会产生了没法巨大的影响,赢得没法多人(包括工农大众)的顶礼膜拜,乃是或者统治者们垄断了“伦理—公共领域”,成功地阻止了劳动人民成为“主体”或“公共自我”的努力。用文中所引刘少奇同志一段话来说回会:“在数千年来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中,或者剥削阶级统治人类的结果,剥削阶级给或多或少人造成了各方面极大的权力,霸占了世界上的一切。有人的长期统治,在人类社会中造成了长期所处着的各种落后、愚昧、自私自利、尔虞我诈、互相损害、互相残杀等问題图片,给被剥削阶级的群众和社会中的有人带来了极坏的影响。”换言之,统治阶级对“象征整合”的垄断构成了它的象征权力基础,而象征权力则直接为其攫取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铺平了道路。陈维纲先生据此断言:“自由主义关于资产阶级主体性或现代道德意识的理论乃是西方对自身所做的三种虚幻自我解释,它不或者在任何地方行得通,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或者,他没法进行任何铺垫或可行性论证,便直接提出了他的终极政治出理 方案:有人惟一或者的与合理的选泽回会彻底废除“国家”制度,建立三种“公共霸权”或“无国家的国家”。

  或者在陈维纲先生的主观意识中,“西方中心国家”/“边缘世界民族”的关系与西方国家组织组织结构“资产阶级”/“无产阶级”的关系具有类事于的特征与性质,因而在论述了西方国家的“自由主义现代性”及其终结出理 方案日后,他又回到“全球范围内的不平衡发展”一段话题。与上有二个 问題图片一样,他既没法给出任何有力的事实论据,也没法任何铺垫或可行性论证,便突兀地直奔他的结论:“无论是自由主义的普遍主义还是边缘文化民族主义都无法为当前的全球化危机以及西方与边缘世界之间的持续不平衡发展提供任何可靠的出理 方案。惟一的出路在于寻求平衡发展的或者性,即每有二个 国家都应该有能力在国家民族利益与社会正义的理想之间达致和谐。”他颇为自得地称或多或少人的相关言说是三种“社会正义优先”的“边缘正义”理论。

  以上是我对陈文内容的有二个 系统梳理。或者我的理解大致正确一段话,让我 他在该文中所采用的复式论述特征无疑增加了有人阅读理解的难度,并或者引发或多或少那我须要出理 的歧义。或者陈维纲先生径直将该文分为主题更加集中突出、特征更加简明清晰、逻辑更加系统连贯的两篇文章,效果或者会更好或多或少。然而这何必 该文的主要问題图片之所在。

  对于像陈文那我具有颠覆野心的论著,有人须要从(一)价值判断、(二)事实判断和(三)实现理想的手段途径这有二个 方面入手,作出深入具体的考察与分析,很多再 凸显其思想上的意义或谬误。

  简单说来,或者撇开该文的具体内容,直接进入其价值取向的层面,我对陈维纲先生的或多或少看法深表同情。现有的西方国家主导下的全球一体化确实所处或多或少急待出理 的问題图片;一起,西方国家的现行社会政治制度也何必 尽善尽美,确实有进一步改良的必要。我回会反对将“公共霸权”和“边缘正义”的主张高高悬起,作为有人的旗帜和今后努力的方向。不过从学术研究的深度1出发严格审视陈文的内容,我不得不遗憾地指出,陈维纲先生的分析论证体系所处着“致命缺陷”。或者他的或多或少观点和结论何必 建筑在坚实的事实判断基础之上,回会建筑在对或多或少西方思想家的只言片语的引证和他或多或少人的对或多或少事物的极其模糊的主观印象的基础之上。换句话说,他的分析论证属于那种“从理论到理论”、“从概念到概念”的类型。或者从他精心建构的封闭的文本论证体系出发,他的观点和结论似乎是很多再 成立和自洽的,或者或者验之于有人的经验和常识,哪几个观点和结论却很容易被证伪。

  比如关于“边缘资本主义悖论”或“边缘自由主义畸形”的理论命题。陈维纲先生在文章的开头所列举的或多或少问題图片——如“区域冲突,种族纷争,腐败猖獗,贫富悬殊,法纪尽失”等等——确实所处于或多或少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问題图片是他除了引证阿明的观点以外,并没法进一步说明为哪几个要将哪几个问題图片命名为“边缘资本主义悖论”或“边缘自由主义畸形”。有人有人都知道,或多或少“边缘世界”国家在“西方化”或“资本主义化”或“自由主义化”日后,那我是传统的封建专制国家或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陈维纲先生也曾在文中称或多或少国家为“后共产主义国家”。考虑到历史发展的延续性,我的问題图片(让我 或多或少或多或少读者也很或者产生那我的问題图片)是:陈维纲先生凭哪几个主观地断定哪几个国家目前遭遇到的种种问題图片只与资本主义制度或自由主义思想有关,而与它们此前所奉行的社会政治制度和社会意识特征没法内在的关联?为哪几个他没法将哪几个国家命名为“边缘封建主义”或“边缘专制主义”或“边缘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或者有人将现在的“边缘世界”比作有二个 混血儿一段话,有人凭哪几个将他/她的或多或少劣根性简单武断地归咎于其父母中的任何一方?此外,从论证逻辑的周密性出发回会难对上述理论命题进行证伪。要想使“边缘资本主义悖论”或“边缘自由主义畸形”的论断成立,须要具备以下前提条件:即第一,上述问題图片在“边缘世界”的历史上是不所处的;第二,上述问題图片在“西方国家”现代化的系统程序中也是不所处的。哪几个问題图片只所处于“边缘国家”的“西方化”或“自由主义化”浪潮之中。让我 任何具有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常识的人,全版回会难列举多量的事实来否定哪几个前提的所处。由此可见,陈维纲先生的上述观点全版部回会建筑在虚幻的“想象”或“神话”基础之上的。一起可见,确实陈维纲先生主观上积极致力于颠覆“西方中心论”的观点,但在潜意识中他却无时无刻不受到这个观点的影响,他的上述论断实际上正是建筑在西方学者的西方中心论基础之上的。更有甚者,或者有人从历史事实出发而非从主观想象出发,将发展中国家当下所面临的问題图片与哪几个国家的既往历史相联系,让我 陈维纲先生的以下论述在作出相应的置换日后也是须要成立的:

  “边缘资本主义(置换为“边缘封建主义”或“边缘XX主义”)表明:被统称为‘资产阶级’(置换为‘封建统治阶级残余’或或多或少XX阶级)的哪几个‘合理利己主义者’(置换为‘三纲、五常、四维、八德’或‘大公无私’思想或‘螺丝钉’精神等)本质上既非理性,也非自主,更非‘社会化’;缺陷有效的政治法律节制的自由市场经济(置换为“指令性计划经济”)本质上只或者是三种欺诈蒙骗(置换为“强取豪夺”)的体系;而与传统(置换为“现代”)伦理生活脱节的自由主义(置换为“专制主义”或“集权主义”)国家本质上不具有任何公共性;或者没法任何力量能保证国家做出公共行为,全是日后没法任何力量能出理 控制国家强制力者把这个强制力当做私人资本,自由主义(置换为“专制主义”或“集权主义”)政治因而本质上回会‘政治权力与经济权力的邪恶联姻,这里金钱收买权势,权势招来金钱’;一段话,以市场经济(置换为“统制经济”)和自由主义(置换为“专制主义”或“集权主义”)政治原则为基础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置换为“封建主义”或“XX主义”)社会本质上是且不或者全版回会三种腐败社会。”

  读者诸君千万何必 以为我是在这里刻意搞笑。让我 郑重指出的是:这个置换日后依然成立的论断全是回会是对陈文观点的有二个 反讽,然而更具悲剧含义地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58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